亚博棋牌

今天是:
您的位置: 首頁 >文史長廊>詳細內容

李衡夫妻種橘教子傳廉風

發布時間:2017-08-18 信息來源:政協常德市委員會 瀏覽次數: 【字體:

漢壽縣西北邊境有個橘林洲。其實,這個地名在2000多年前叫做氾洲,后來為什么喊成橘林洲了呢?這與李衡夫妻種橘相關。

李衡,字叔平,在武陵龍陽(今漢壽)縣長大。漢朝吳國建興年間(252—253年),已近中年的他做了丹陽(今屬鎮江市)太守。他為官清正,身無積蓄,家風亦很廉潔。其妻習氏,據清嘉慶《常德府志》記載,習氏系武陵人。她知事識禮,為人善良仁厚,堪稱古代“賢內助”。李衡公務之余,常對習氏提起太史公的一句話:“江陵千樹橘,亦當比封侯。”即言某戶人家在江陵種上千棵柑橘,相當于受了封侯的獎賞。所以,他總想做點治家之事,以備日后家人的生活所需。但習氏總說,人只擔憂道德仁義能不能樹立,如果高貴而能保持貧賤,那才稱最好,要財產干什么呢?李衡只好背著習氏,雇請十名門客,乘船來到龍陽縣境的氾洲,在洲上蓋了幾間簡易房子,自謂“吾州里”,并種下千株木奴。古時候所謂木奴,指以柑橘樹擬人,一棵樹就象一個可供驅使聚財的奴仆,且不耗費衣食。后來,人們便用木奴代指柑橘等果樹。

過了一些年,李衡年老體衰,加上積勞成疾,臥床不起,臨終前叮囑兒子:“汝母惡我治家,故窮如是。然吾州里有千頭木奴,不責汝衣食,歲上一匹絹,亦可足用耳。”其意思就是:你母親反對我置辦家業,因此沒有給你留下家產,然而在老家氾洲蓄有一千個木奴;它們不找你穿衣和吃飯,只要好好優待這些木奴,每個每年還能為你奉上一匹彩絹。我死去以后,你母子僅靠這些就足夠使用了,不必去貪圖朝廷供養。

李衡去世后,習氏母子沒有生活來源,眼看難以度日。兒子那時還不明白木奴指什么,就向母親提出要回老家氾洲,向木奴收取五銖錢(漢朝錢幣)。習氏便向兒子解釋:你父親所言木奴,并不是指人,而是栽種的千株橘樹。他種橘之事我不知道,但當初十名門客忽然失蹤,算來已有七、八年了,想必是被遣去湖南筑住宅與種木奴了。

兒子聽說木奴原來是橘樹,一下冷了半截腰,呆立一旁,黙不作聲。習氏見兒子還未完全明白自己的話意,便把他拉到身邊,轉了個話題問:“汝謂做人,最憂之在甚?”兒子隨口答道:“最憂者首當衣食。”

“吾兒錯矣!”習氏耐心地開導說,做人最擔憂的是缺少道德和正義,如果沒有這起碼的兩點,就不配做人。

兒子似乎還沒聽懂母親的話,習氏又說,這么多年來,木奴都由龍陽氾洲百姓辛苦培管,早已以此為生了,你父親從沒向他們收過錢幣;你突然去收取,不合道德與情理吧?再說他們也會指責我們不講道義的。我們寧可恪守清貧,也不能奪取別人的利益。否則,即使有那千株木奴又有何用呢?

習氏一番話使兒子深受教育,他聽從母命,打消了回老家收取五銖錢的念頭。習氏在丹陽為富戶人家漿洗縫補,兒子在街上寫字作畫出賣,加上好友救濟,勉強又過了幾年。兒子眼看母親年老體弱,自己又未成家,長期留在異地他鄉也不是長遠之計。有一天,他對母親提議回老家去,不收老百姓的錢,同樣也栽種木奴過日子。習氏聽了,覺得兒子的認識、品德都有了提升,高興地說,我早就想落葉歸根,只要你答應娘不向百姓收取五銖錢了,我們馬上就動身。

不久后,母子倆回到龍陽氾洲,依靠栽種木奴,過著普通人的日子。當地百姓見太守夫人和鄉民融成一片,從不提李大人栽種木奴之事,感慨不已,多方幫助他們母子。氾洲上的木奴也由千株擴種到萬株,洲頭洲尾郁郁蔥蔥,流溢芳香,成了洞庭西濱一道奇特的景觀,過往客人和商船都要停靠這里贊賞一番。據說八仙之一的呂洞賓游歷洞庭湖,聞氾洲木奴之名后,來到洲上義興寺,在寺旁古柏樹上題詩一首,其中兩句是:“勒馬問船牛鼻渡,釣魚望月橘林洲。”呂洞賓的詩句老幼皆知,于是當地人就把氾洲喊為“橘林洲”了。橘林洲成為常德府八景之一的“橘洲晚霽”,也是龍陽八景之一的“橘洲點黃”。“木奴”的佳話被常德各種地方文獻記載下來,《湖廣通志》記載龍陽縣汜洲有“三國李衡宅”,古代常德方志多將習氏置于《列女傳》之首。一方面是表彰李衡的為官廉潔,同時也贊揚習氏寬闊的胸襟和深遠的眼光。近代郁達夫的《毀家詩紀》里,也有“并馬氾洲看木奴,粘天青草覆重湖”之句。

家庭尤其是妻子,是拒腐防變的頭道門檻,從當今無數腐敗案例來看,很多貪官的墮落,與妻子的背后操縱密切相關。李衡的清正廉潔,出于賢內助的提醒與配合。他們夫妻種橘教子的清廉家風與美德,豐富了湖湘文化,為漢壽人民留下永久的精神財富。

(漢壽縣政協 朱能毅 供稿)

分享到:
分享到: